费云健:有一种生活叫沙龙

时间:2015-05-25 16:52:00作者:高航新闻来源:SRC-27072715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

分享到:

  

 

     费云健: 19754月出生,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人,南通工学院工业自动化专业本科,中央财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毕业。先后从事职业学校教师、企业员工,现为“警用行业沙龙”创始人、北京和为永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央财经大学MBA创业俱乐部主席、北京联合大学自动化学院创新创业导师、中国农业大学大学生就业与创业导师、 北京联合大学交通工程专业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2013年北京市大学生创业设计竞赛评委、2014年北京市大学生创业设计竞赛评委、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理事。  

  有一种思想叫开放,有一种眼界叫宽广,有一种胸怀叫分享,有一种慈善叫回馈,有一种教育叫回乡,有一种生活叫沙龙…… 

  第二次采访“警用行业沙龙”创始人费云健,他已经完全把沙龙融入了自己的工作与生活,用他的话说:“‘沙龙人’是我刚发明的一个词汇,是‘警用沙龙人’和‘警用行业沙龙人’的简称。沙龙人是军警装备行业一群志趣相投人的集体称号,我们共同的不解之缘就是警用行业沙龙,她已经陪我们顺利走完38期,我们还会一直走下去,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不会停止,我们永远坚持‘开放、自由、分享、共赢’的宗旨,永远实行免费。警用行业沙龙是公益性行业交流平台,需要更多行内朋友参与、支持和传播。2015年欢迎您加入沙龙,成为沙龙人。 

  由此衍生的“沙龙圈”、“沙龙价”、“沙龙情节”等都让费云健觉得亲切。公司和沙龙就像是费云健的一双儿女,所以他形容沙龙的时候用了“她”。 

  沙龙是一种时尚

  由费云健的和为永泰公司主办的“警用行业沙龙”已如期举办了近40期,每一期的会议纪要都有数千字,几十期下来,已能积成一本书了。 

  在第30期的沙龙活动中,费云健为“三十而立”不破不立有感而发:破传统、破封闭、破保守、破官僚、破形式、破等级、破权威、破对立、破浪费、破一切腐朽落后的……立开放、立自由、立合作、立平等、立经济、立环保、立新风、立健康、立持续、立时尚、立交流、立共赢、立和谐、立科学、立一切正能量…… 

  现在的沙龙已经不是刚开始举办时的沙龙,“道法自然、细水长流”,正因为它的顺其自然、自由发展,“这个周期的持续性和参与的人数是一个非常巧妙的结合,每期的人数都稳定在50人左右”。费云健用一种不急不躁的心态去做,反而效果非常好,现在沙龙有没有他参与都会如期顺利进行。他的员工说“费总不来效果更好,义工挺多的,有人主持、有人唱歌……” 

  沙龙让费云健认识了更多的企业和朋友:“她的好处是持续性的、渐进性的,去年年底前行业内组织的聚会特别多,这在以前都是没有的。我们去年年会来了130多人,自己的员工只占一半,还有的同仁专门从外地飞过来参加。” 

  现在的费云健也不是刚开始的沙龙创始人,他受到了更多媒体的关注,《环球时报》等媒体把他誉为警用行业专家,但这并不能触动费云健,在他心里,他只喜欢沙龙:“她可以和高尔夫、古懂、健身相提并论,是一种玩物、一种时尚、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一种奢侈品、是高档的生活方式。她是需要有一定能力、时间、精力、物力、财力等才能‘把玩’的东西。” 

  他也确实做到了玩的心态,没有高大上的目标,散漫地参与其中,“要是把搞沙龙变成玩沙龙,就会像爬山爱好者一样,不为了目标,只为了沿途的风景,就不会觉得累。” 

  有人给费云健提建议,说沙龙没有更多的大佬和名人参与。对此,费云健觉得,这完全是一个自由开放的活动,不会去特意邀请,偶尔有“名人”点缀就够了,它更多的是为“草根”准备的,让大家在一起没有距离感才最重要。 

  费云健玩沙龙也有点痴迷,有时他和朋友喝茶都要以沙龙的形式,这已经是他的生活方式和工作习惯了,他用沙龙理念管理企业、影响他人,更用沙龙的形式体现自己。 

  有时和同事聚餐,他就要求以沙龙的交流形式,让大家轮流发言,欢快畅谈。有的员工不善言辞,脸憋得通红,但时间长了,就放得开了,“这很能锻炼和提升自己,克服缺点,突破口才,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地低成海,人低成王。只要有宽广的胸怀,肯定会成功。”对于辞职的员工,虽然人走了,但心不会随之飘远,因为他们还在沙龙里。“春节的时候,微信和QQ群里编了100多副对联,有祝福,有情感,除夕晚上费总还在群里给大家发微信红包……” 

  

   把眼光放在检察系统 

  警用行业沙龙早已突破了安防和警用的范畴,吸引过来很多专门供销检察院的企业,比如山东珠穆朗玛电子有限公司、太阳驹(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一些刑事侦查取证、审讯设备,安检、防暴设备,办公设备等受到了广泛关注。 

  “珠穆朗玛不但人来了,公司也搬到了这边,就为了每周参加沙龙。”这也让费云健看到了商机。 

  “从公司这两年的分销业务情况就可以说明问题,2014年比2013年有比较稳定的增长,这跟沙龙的影响力肯定是有关的。” 

  而多次来参加沙龙的珠穆朗玛公司总经理高远瞩也表示:“很多订单都是通过沙龙获得的,刚过完春节就有一笔200万的订单。沙龙把大家距离拉近了,通过沙龙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在现场交流,我们可以及时得到客户的反馈,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需要研发的信息,提升了研发积极性,也使价格更加透明。” 

  北京新源永泰光电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销售总监刘延巧说:“沙龙具有一定的展会效应,公司可以通过沙龙展示自己的产品,另外也能在参加沙龙的同时与客户及同行进行交流和互动。一些平常因为时间不够或者不熟悉的客户与同行,在沙龙上可以一并相见,节约了彼此的时间,所谓的节能高效就是这么诠释的吧!我们是自主研发的生产单位,对同行的产品了解较少,沙龙产品不但齐全,还可以看到实物,比较直观地了解产品,学习到更多的产品知识。” 

  创业七年,费云健有了更多的思考,虽然目前公安和部队的销售量还没有饱和,但他并没有把眼光局限在现有的范围内,“今年要把设备倾向检察院,检察系统需要更多的是审讯、取证、电子物证、安检、法警防暴等设备”。 

  “我专门针对检察院出了一本产品手册,大概占所有产品的四分之一左右。”费云健介绍说,“检察院对设备的采购这两年重视起来,我要把检察院作为突破口,将人员配置和主要精力往检察院倾斜。”对于能否被检察院所青睐,费云健说,“由正义网主办的每一届‘全国检察装备技术论坛暨装备技术展’我们都参加了,我感觉我们的产品全、质量好、性价比更是有优势,我非常有信心。我还会再研发一些专门针对检察系统的软件和硬件产品。” 

    

   B2G采购模式构想 

  B2Gbusiness-to-government)模式就是企业和政府在互联网直接供销的模式,是费云健自己发明的提法。他认为:“对我们国家而言,政府采购应该是互联网领域有待开掘的最后一块蛋糕,这种专门针对政府采购的行业,降低了社会成本和暗箱操作,互联网完全是开放式的,让进货渠道更透明,让线上与线下结合得更好。”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国家已设立400亿元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要整合筹措更多资金,为产业创新加油助力”,这也让费云健对B2G模式真正实现充满了信心。 

  目前政府的采购方式基本是通过招投标,入围的企业还要通过产品展示、体验、检测等环节,形式和模式过于落后。涉及人员费用、物流费用、招标中心提成、专家评标地域性限制等问题。“这些专家专业不同,对不同的产品就有可能得出不同的结果,还会被其他因素人为干扰,公平、公开、公正很难保证,有时形成高价采购的产品设备因质量不过关或性能不全而不能使用。” 

  在新的互联网环境下,电子商业冲击了实体经济,费云健说:“电商降低了社会成本,价格也相对低廉,没有经过层层代理加价,直接从厂家或销售平台购买;厂家也节省了费用,免去了到处奔波的车马费、进店费等,直接通过电商卖给客户;政府采购通过网上招投标、网上专家评定,节省了很多政府的成本。”但这也引来了一些质疑: 

  问:网上采购如何能保证产品质量?有些特殊产品和装备如何处理? 

  答:所有产品完全可以在网上选购,需要专家评审的,我们会在全国范围内调动专家资源进行网上打分,这样暗箱操作性小。个别需要线下体验可以特殊处理,可以来实地考察,也可以带着设备去现场考验。 

  问:是所有的产品都适合这种方式吗?而且目前有个别地方正在使用B2G模式。 

  答:部分专用的技术性产品需要招标,可以网上投标,再通过网上评审,最后通过网上支付。目前有个别地区已采用B2G模式,但局限在地区内,还是做不到公平、公开、公正,这个是面向全国的,没有地域性限制。 

  问:这种方法就你会想到,别人不会想到吗? 

  答: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别人没做不代表不科学。也有人想到了,比如民用这块比较容易转变观念,容易抢占市场;政府也有部分在采购,但都是小规模、小范围,而我想做一个专业的、大规模的商业平台,专门服务政府采购。就像淘宝、京东等这样的全国唯一的大型采购平台。 

  问:网上的电商如何分辨真假? 

  答:可以通过认证等方式,总之安全问题是一个可以解决的技术问题。 

  当然,费云健也表示,一个这样的B2G平台需要汇聚财政、金融、电商等各行各业的专家,所有环节都形成开放性的社会化运作,形成良性的市场竞争机制。政府采购完全互联网化只是时间问题,这是一个趋势,不仅可以节省大量的社会资源,不公平竞争也会得到有效控制。 

  “我也希望沙龙能为沙龙人和咱们整个行业做些工作”,每次来参加沙龙的人数大概50人左右,一年50余期里就会有2000多人次,在过去的几十期里,沙龙里曾慕名来过一些领导,比如中国安防城董事长周庆德先生和韩国SIC集团高成甲先生等。实际上还远不止这些,“除了每周六举办的沙龙活动,平时还有随时来拜访的,每年到沙龙实地参观和交流的至少会有3000余人次了。另外,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每期的沙龙纪要和新闻会通过网络在行业内快速传播,会影响数以万计的行业人士”。 

  推崇行业微慈善 

  “微慈善”是费云健提出的又一个新观念,“我现在是力所能及地做一些慈善,有人对我说,人生不在于你吸取多少,而在于你的吞吐量有多少?除了获取财富,你对社会的回馈有多少?我觉得捐钱的多少不能比,慈善不能等同于捐钱捐物。” 

  警用行业沙龙这个公益平台就是费云健的微慈善事业,它可以促进行业交流,免费提供平台,立志长期进行,永久不收费,相反沙龙还提供免费午宴。有些老板提出要和费云健共同做点事情,比如搞个协会、研究所等,费云健都谢绝了,坚持不结盟不排外的理念。 

  “这跟一些传统观念会有冲突,很多人觉得你作为一个企业做这样的沙龙是有目的的,这个观念要改变。我们这个沙龙跟和为永泰一起做,改变了行业发展理念,沙龙提高了我个人和公司的美誉度和知名度,让公司受益,在商业上的受益又回馈到公益平台,这两者不冲突,并且我觉得这才是可持续的‘微慈善模式’。” 

  “我们的公益平台本身不允许盈利,并且拒绝捐款和赞助,我们只有付出,但是砸钱做公益,必须要有商业支持才能可持续地发展。”费云健把商业和慈善双模式的运营理念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商业和公益平台都得到了很好的壮大与发展。 

  开放技术、开放专利或进行科普宣传都叫慈善,根据你的能力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都叫慈善。如果360行,每一行都有一家企业来做这样的公益平台,是能够促进社会和谐的。”费云健的“警用行业沙龙”影响了很多他的各行业的朋友,比如他在海南的一位做房地产的朋友想搞一个房地产行业沙龙;在南京的同学做水净化的,想创办健康行业沙龙;还有一位做生物的老板说:“听说您那的“警用行业沙龙”搞得很好,我们也想筹建一个类似的行业沙龙,?改日亲自到您那去参观一下,学习学习!另外一个校友也参考警用行业沙龙,搞了财富行业沙龙。” 

  费云健说,“我们的沙龙也宣传创业,我个人也是几所大学的创业导师,连续两年担当北京市大学生创业设计竞赛评委,我觉得我的个人创业经历对普通人更有意义。他认为,整合资源是最大的生产力。雷军说:台风来了,猪都会飞起来,说明机会比能力重要。马云说:台风走了,摔死的肯定是猪,说明能力比机会重要。而费云健说:借台风免费吃猪肉,说明整合资源最重要。 

  费云健的慈善不是表面的,除了各种捐款捐助,他从骨子里也是热爱农村的,对于他快上小学的儿子,他坚定地说:“有没有北京户口,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即使有我也不想要,我的小孩一定要送到农村去上学,不吃苦就会忘本,只有先苦后甜,长大了才懂得回馈社会,不能让他刚上学就有优越感。” 

  组建军警装备行业股权投资基金 

  创立“警用行业沙龙”是费云健作为行业企业家的担当之一,目前他正在联合行业同仁筹备成立军警装备行业的股权投资基金。“发起这支基金的初衷在于,行业的上游研发企业都很小,需要资金支持,下游企业都是做销售的,缺乏高科技的创新产品,通过这支基金可以整合行业资源实现共赢。” 

  现在专业的投资公司有很多,也有很多来找费云健合作,但成功率都不高,费云健说:“隔行如隔山,对企业考察不具备专业性,总是谈不扰,可能有一些技术障碍。还有一些投资公司的资金来源是基金公司,逐利性高、求高回报,目的就是想快速上市,再通过股权转让套现赚钱,没想在这个行业成就事业。” 

  而费云健的想法是,军警装备行业股权投资基金的股东都是行业内的资深专家、企业家或企业,由感兴趣的股东们共同考察一个项目,然后投票决定项目的取舍,通过专业人士对行业内项目的判断,成功率较大。“这样我们可以做到行业公司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构建相互依存、千丝万缕的商业生态系统,不是纯粹的竞争关系,而是竞合关系。” 

  这种模式对于企业来说,是投资了一个新的项目,对于被投资的企业来说,获得了资源也带来了市场。但也有人对费云健说“这个行业做不大”,他曾经也这样想过,“可现在不这样想了,原来这样想是因为大家都抱着简单的贸易和研发的思路,没有想到要资源整合”。费云健表示,目前有很多老板都支持他,这将会促进行业的资本化进程。这就是费云健的“资本+”战略和梦想。 

   “规划很多,要一步步实现。”最后用费云健的一首藏头又藏尾的小诗来表达他“以和为贵,有所作为,和行天下,汇聚群龙”的心愿。 

    《和行天下》  

      和胜千军万警, 
      为比空谈管用,
      永记眼可容沙,
      泰然汇聚群龙。     
[责任编辑:高升]
下一篇文章:医人不如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