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人不如医世

时间:2015-04-01 11:25:00作者:高航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

分享到:

  ——记深圳反贪局的信息化侦查能手陈景春 

  陈景春是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的一名检察官,外表沉静,笑容温和,言谈举止中流露出一种久经磨练的耐心和细致,与想象中锋芒毕露的反贪侦查员大相径庭。当笔者得知他是一个具有医学硕士学位、从医十年的内科医生时,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反差如此巨大的两个职业,是如何进行抉择的呢,这个问题令我对这位谈吐儒雅的检察官充满了好奇。 

  从医学到法学的“穿越” 

  “选择医学是父母的意思,选择法律是我的热爱”,从1994年到2004年,陈景春一直都从事临床医学工作,先后当过消化科、内分泌科医生。可是,一颗“不安分”的内心不时就会蠢蠢欲动。 “一个优秀的医生也许可以救很多人,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普及法律,惩治腐败,洗冤救困,弘扬正气,一个意志坚定的法律人,无疑能帮到更多的人。”,做一名惩恶扬善的“英雄”才是他的向往。 

  2002年修订的律师法、法官法和检察官法要求国家统一司法资格考试后,陈景春看到了希望,在军医大学在职攻读硕士的同时,他自学法律,一举通过了第三届司法考试。2006年,陈景春如愿以偿地来到武警山东总队法律顾问处做了一名军队律师,而当时全国的军队律师不过1700余人。 

  陈景春并不满足现状,2007年年底,一次机缘巧合,他顺利考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我是深圳市检察院第一个部队转业的律师”。一般的转业干部多是在非业务部门,后来再考取司法考试资格,而陈景春一进院就被安排在办案一线的反贪局侦查处。经过六年的锻炼,他又被调到侦查指挥中心。 

  2009年,深圳市检察院成立一个心理测试审讯的课题组,陈景春作为核心成员,负责研究如何在反贪办案中,将心理测试和审讯活动结合起来,通过运用心理学技巧,更快地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为此,陈景春自学了心理学,并于2013年考取了国家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  

  “我还是一个狂热的电脑硬件发烧友,从386开始的DOS系统到Win7系统我都非常熟悉。在部队医院工作期间,找我的人,一半是看病,一半是修电脑。”作为“电脑达人”,2006年,陈景春获得了国家信息产业部颁发的电脑硬件维修工程师资格证书,所以他对信息化相关装备也非常熟悉,设备的好与坏、应该用什么设备、如何应用等,他了如指掌,这也有别于一般的侦查员。 

  陈景春把这些特长都结合到办案中,形成了独特的办案风格。 

  互联网信息助侦查 

  2008年,深圳市农林渔业局纪委书记杨某,农业局无公害农产品检测站站长黄某,农业处处长潘某,深圳市无公害农产品检测站监测部部长金某,海洋渔业中心增殖部长赖某等人,收受深圳市相关涉农行业的公司负责人刘某、黄某等人的贿赂后,在深圳市农产品生产基地的认定、农产品质量的监测和数量的核算以及补贴的发放,深圳市基本农田建设的分配,相关海洋渔业工程的建设等领域为行贿人大开方便之门,使得深圳市政府出台的相关惠民工程补贴变成了个别老板中饱私囊的“肥水”。 

  因为涉及民生领域,事关菜篮子工程,陈景春在接到领导分派的举报线索后,没有就线索查线索,而是制定了详细周密的初查方案,局领导很快就同意了针对农林渔业局涉及的民生工程展开了全面的调查。 

  为了准确查办窝串案件,陈景春充分利用自身熟悉电脑网络知识的特长,在该案的查办中摸索出了一整套信息侦查的思路和方法:将对互联网信息的利用引入到侦查活动中。他通过一些手段对犯罪嫌疑人相关电子设备的提取和分析,获得了传统方法难以获取的信息。初查中,陈景春获取了一个嫌疑人经常联系的陌生手机号码,该号码并没有登记机主姓名。“确定该号码的机主身份,可能对破案有很大帮助。”陈景春通过互联网综合搜索,不到20分钟就确定了该号码的机主为犯罪嫌疑人的情妇,从而迅速突破了该名犯罪嫌疑人。据其供述,农林渔业局在深圳市农产品补贴项目、深圳市基本农田建设以及相关基建工程领域等均存在着较为严重的问题。反贪局最终立案1414人,为国家追回相关项目补贴款共计一千多万元人民币。案件办结后,陈景春协助预防部门制作了对深圳市农林渔业局的检察建议书,该建议书被高检院评为2011年度全国“十佳”检察建议书。 

  提到此案,陈景春诚恳地说:“很多侦查员认为检察机关的侦查措施和手段都不如公安机关,难以在办案中发挥大的作用。其实,只要用心,互联网信息也会发挥很大作用。” 

  信息化综合运用巧办案 

  2012年,陈景春参与办理了深圳市领导督办的“4·20”住建局系列受贿案,该案是深圳市工程建设领域查办行受贿人数最多的案件。 

  对住建局4名处级干部涉嫌受贿人员调查审讯工作落在了侦查三处办案人身上。通过从内网情报系统、互联网以及公安网络获取的大量信息,陈景春在短短6个小时内,把需要的信息提炼出来,将多名犯罪嫌疑人的家庭、职业、个人资历等背景信息调查清楚,分别制作背景信息表以及行动方案。 

  陈景春通过分析研判案件资料,针对不同情况的犯罪嫌疑人制定优化审讯方案,运用心理审讯策略,短时间内,办案组顺利地查出住建局调研员梁某等4人的受贿事实。 

  给梁某行贿的深圳市某设计公司负责人遇某,已是古稀之年,身患高血压、严重心脏病等疾患。陈景春针对这种情况制定了周密的预案,并把谈话的地点放在了该公司办公室里,通过采用心理咨询的策略和方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遇某很快就承认了涉案事实。办案组立即调取了公司的相关合同以及财务凭证,及时让遇某进行辨认,固定了证据。整个侦查不到三天就取得了该笔行贿的所有证据,而且对公司的正常经营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景春的初查和审讯工作,都非常有特点,充分发挥了信息化侦查以及心理学知识在办案中的优势。他是一个用心做事的人。”深圳市检察院侦查三处处长黄胜生由衷地表示。

 

  信息化平台建设显身手 

  201311月,高检院反贪总局着手设计“全国检察机关信息化侦查查询分析平台”,陈景春被抽调参加了该平台的研发和编制工作,他提出的关于信息化侦查的许多建议都纳入到了平台方案,最终形成了“三网五库一平台三体系”的总体架构。该平台方案得到了高检院领导的高度认可,目前已经招标完毕,进入建设阶段。 

  20143月,高检院信息中心为了实现电子数据的检验鉴定以及技术性证据审查的信息化,为职务犯罪侦查活动提供更好的信息情报支撑,决定建设“电子数据云平台”。陈景春作为侦查部门的技术能手,再次被抽调全程参与平台建设。 

  “我在办案实践中摸索出了一种电子数据侦查分析的工作模式,具体地说,就是‘信息四维度分析法’,通过对办案中即时获取的信息,按照涉案信息、与案件无关的其他违法信息、隐私信息和正面信息来归类。这样,将以往的电子数据的技术性分类变为以办案审讯为导向的业务类分类,使得电子数据和侦查讯问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也解决了技术部门和业务部门工作衔接的问题。”陈景春将自己的创新提炼总结后,写入了电子数据云平台方案,为电子数据在反贪侦查的应用探索了新的工作机制。电子数据云平台建成后,在全国三十多个检察机关进行了试运行,在检验鉴定和协助侦查办案中初步发挥出良好的作用。 

  信息侦查与技术勇创新 

  “侦查和技术‘两张皮’的现象由来已久,大家都在说,可一直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作为一线办案人员,陈景春感触颇深。 

  以往检察院的电子数据取证工作主要由技术部门负责,且偏重于取证而轻于调查,由于技术人员不了解案情且没有侦查经验,存在和一线侦查部门信息流转不畅、时有脱节的情况。而侦查人员对电子数据的应用认识较为局限,多限于手机通话以及短信的调取,对电脑以及各种其他电子载体利用很少,且获取的相关信息分析研判利用率低,直接导致办案时电子数据信息提取、分析研判与流转利用存在较大问题,使得信息引导侦查模式没有落到实处,突破成案率低,无法应对修改后刑诉法对反贪办案的要求。 

  陈景春经过多年的办案实践和理论研究,利用两个半月的业余时间,设计了一幅宽3米、高1.5米的《全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信息化侦查总体构想图》。通过快速电子取证的手段和设备,由既懂技术又懂侦查的人员负责,侦查部门领导有决定权,减少了获取信息过程中流转不畅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技术部门和侦查部门之间的脱节问题,突出反贪侦查中的快速提取、分析、利用电子数据,为一线侦查指挥和审讯突破提供强有力的信息支持。这一构想,改变了反贪传统的侦查模式,加强了一线侦查人员运用科技手段的能力,为探索信息引导侦查的模式进行了有益的尝试。该图在2014年全国电子证据研讨会上得到了专家学者以及反贪、技术部门人员的高度评价。 

  最受一线欢迎的教官 

  陈景春很注重调研和总结经验,他总结撰写的相关文章和课题,多次在深圳市检察机关调研活动中获一、二等奖。他发表了多篇论文,并著有《电子证据调查指南》等著作。 

  除了勤学善思,能办案会总结以外,陈景春还擅长“讲”。“可能是以前在部队做律师时,锻炼了口才,另外我的性格动静得宜,静下来的时候我可以半天不动,需要讲的时候我可以一说半天。” 

  陈景春开发了《电子数据与反贪侦查》、《互联网在反贪侦查中的应用》、《心理测试审讯机制与运用》、《电子数据与反贪讯问》、《信息化侦查平台建设与构想》等课程。受高检院反贪总局、信息中心、中国刑科协以及河南、海南、贵州、新疆、广东等省市院的邀请,他就信息化侦查的相关课题授课50余次,在深圳市各区院反贪局举办的专题讲座更是不计其数。 

  “陈教官的课观点新颖,贴近实战,绘声绘色,能集中注意力,让人不犯困呐。”这是在高检院检察官国际交流中心听课的一位学员发的微信。 

  “我每次讲完课,都会建一个微信群用于学员之间的交流,这些学员给我的打分都很高,我被邀请讲课的机会就多了。我主张脱稿讲,在课上多与学员互动。”因为陈景春的吸引力,慕名向他请教各种问题的人络绎不绝。陈景春设想着以后适时建一个公众号作为行业交流平台,为大家提供更便捷的服务。 

  “基于种种原因,检察机关的侦查部门在侦查信息化的建设和实战应用、制度建设、工作机制、人才培养等方面整体上落后公安机关很多。随着信息化社会的迅猛发展,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了很大的变化。在目前反腐的大形势下,检察机关如何应对修改后刑诉法以及适应‘反贪工作的新常态’,对侦查部门是一个新的挑战。传统侦查模式已经走入了死胡同,反贪工作模式的变革已经是刻不容缓的课题。这是挑战更是机遇,我对反贪工作的信息化建设前景充满了信心。”陈景春如是说。 

[责任编辑:高升]
上一篇文章:费云健:有一种生活叫沙龙
下一篇文章:司法云建设高峰论坛在京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