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定标准偏差轻伤成重伤检察官及时纠错

时间:2012-05-28 10:48:00作者:田茂友 谭丽霞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

  5年前,在毛绒店做事的冯某纠集其他5人,持刀将竞争对手砍伤后逃逸,受害人一重伤一轻伤。5年后,冯某和同伙落网,在湖南株洲市芦淞区检察院技术人员提前介入机制的帮助下,他们得到了公正判决。

  当年,才28岁的冯某是株洲市华信毛绒店的员工,华信毛绒店与松塘毛绒店为抢占市场份额,竞争异常激烈。20069月,冯祥听说松塘毛绒店派人到华信毛绒店秘密盗窃样品,依样生产,这无疑影响了自己店的生意,便叫王某买来数把砍刀准备“报仇”。同年104日上午11时,冯某伙同王某及从武汉来“增援”的4名年轻男子(均在逃)各持一把砍刀来到松塘毛绒店。冯某和王某手持砍刀站在门外,4名男子则冲入店内将石某、胡某等三名员工砍伤,随后逃离现场。后经鉴定,石某构成轻伤,胡某构成重伤。案发后,王、冯的家属代两人赔偿了胡某、石某等几位受害人共计11.9万元,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

  2011年王、冯两人相继落网,也许他们自己也不会想到二人成了检察技术员介入机制的首批受益者。承办该案的张法医核对原鉴定书与临床医院病历记录诊断后发现,被害人胡某的鉴定结论有疑问。原病历记录:胡某全身多处被砍伤;右胸创伤性开放性血气胸,右中下肺裂伤,右第8肋骨折。通过比对原始病历记录与原始x线检查结果,可以认定原临床医院诊断明确,但是检验、分析意见伤情与适用重伤鉴定标准法律条文不符。原司法鉴定书认为根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三十四条胡某属重伤,达拾级伤残。但是该三十四条原文却是“阴道损伤累及周围器官造成瘘管或者形成疤痕致其功能严重障碍”。而《人体重伤鉴定标准》中真正涉及胸部损伤构成重伤的是第五十八到第六十六条,胡某的伤情显然没有达到第五十八到第六十六条中的任何一条。可以肯定的说原司法鉴定机构将胸部损伤错误的适用了阴道损伤的条文,作出了胡某为重伤的错误结论,属完全错误。

  去年株洲市芦淞区检察院率先在全省创新开展了检察技术员介入机制。在以往,各业务部门只有在案件遇到了困难或嫌疑人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予以否认而陷入僵局的时候,才会想到请求技术部门提供技术支持,不利于快速有效打击各类犯罪。而适用检察技术人员介入机制后,在初查阶段、侦查阶段或批捕起诉阶段,即凡是进入检察环节,有涉及财务会计资料、笔迹、痕迹、伤情鉴定的案件,必须由技术人员介入开展文证审查或进行检验鉴定,以避免鉴定结论错误导致定性不准或量刑不准。20122月,芦淞区检察院技术科出具了该案文证审查意见:原司法鉴定书结论存疑,建议退回补充或重新鉴定。最终,该鉴定机构作出了胡某为轻伤的鉴定结论。

  王某、冯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致人轻伤被提起公诉。法院依法对二人作出判决:冯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2年;王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责任编辑:姬刚]
上一篇文章:北京顺义检察院加强法医鉴定工作的做法
下一篇文章:DNA比对揪出四年前作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