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会计:保障司法公正的基石

时间:2011-08-12 16:15:00作者:新闻来源:中国会计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

    赖昌星被遣返回国后,“远华案”所涉走私数额、偷逃税款的界定再次引发国人关注。随着我国法治建设的全面推进,在诉讼中涉及会计业务和资料的情形越来越多,而绝大多数法官是不精通会计业务的,因而在诉讼中引入司法会计鉴定的概率越来越高。

  “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诉讼中的某些问题,司法会计鉴定结论也就决定了判决结果,尤其是事实的认定。因此,发展司法会计对保障司法公正、建设和谐社会有着深远的意义。”近日,海南政法职业学院副教授陈筱薇在接受《中国会计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的司法鉴定标准不统一

  陈筱薇表示,根据此前法院公布的数据,“远华案”走私货物总值530亿元,偷逃税额300亿元,合计造成国家损失830亿元。有多家会计师事务所和司法会计鉴定机构参与办案。

  陈筱薇认为,司法会计鉴定的专业性非常强,它不仅对财会知识和审计技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还是一门实践性和独立性很强的法律诉讼业务活动。但由于我国至今还没有一部全国统一的司法鉴定法,鉴定的管理也无统一的主管部门,有时对于同一案件的同一财务事实,由于鉴定标准不具体,出现几个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鉴定结论,令法院无所适从,引发司法会计鉴定风险。

  “司法会计的跨学科性,导致司法会计鉴定风险与其他风险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陈筱薇认为,与审计风险相比,司法会计鉴定牵涉到会计规则、证据规则、诉讼规则,是一种精确度很高的确认工作。而审计主要牵涉到会计规则和企事业单位的内控制度,是一种有合理模糊性的评估。因而,司法会计鉴定风险比审计风险形成因素更多,内容更复杂,责任更重大,对相关机构和人员的要求也更高。

  “司法会计鉴定风险与会计查账风险也有明显的不同。”陈筱薇表示,司法会计鉴定对被鉴定业务所牵涉的机构或人员而言,都是外来的,鉴定者与被鉴定者具有一定对立性,过程的公正性、中立性比较突出;会计查账主要是一种企事业单位的内控行为,检查者和被检查者没有根本利益的对立性,甚至为同一主体,因而会计查账风险较小,而且可能在内部化解。司法会计鉴定风险较大,且一旦形成以后难以在本次司法会计鉴定过程之内化解。

  “此外,和文件检验鉴定风险相比,司法会计鉴定风险主要是因技术、手续、财务会计资料及相关信息条件而形成的风险,具有综合性和复杂性,而文件检验鉴定风险主要是因设备、参照系条件而产生的风险,比较简约、直观。”陈筱薇称。

  司法会计鉴定风险控制和防范措施

  鉴于司法会计鉴定存在的风险,陈筱薇建议从4个方面入手最大程度地加以防范和控制。

  “首先,急需从国家和全社会的角度规范司法会计鉴定工作,革新整个司法鉴定行业风气,正确引导公众和媒体舆论。”陈筱薇建议可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牵头,会同公安部门、司法行政部门、财政部门、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会计鉴定有关的行业协会、资深司法会计鉴定专家一起,就司法会计鉴定的具体程序、形成结论的具体量化标准等形成规范化文件,这中间应当特别注意可操作性和标准的合理性。当然,在全国性的规范还没有整体出台之前,各地方也可以本着合法、审慎、周密的原则尝试出台一些规章制度,合理规范司法会计鉴定工作。规范制定后既需要积极稳妥的实施,还需要在具体的实践中不断总结、论证和完善。

  “既要积极引导司法鉴定行业整体风气向好的方向发展,促使包括司法会计鉴定人员在内的所有司法鉴定人员洁身自好、抵制侵蚀、公正鉴定、审慎作结;又要正确引导公众和媒体舆论,防止对包括司法会计鉴定在内的各种诉讼活动造成不必要和不合理的压力,影响其公正性。”陈筱薇称。

  “其次要强化内部监督制约机制,理顺司法会计行业整体的管理体制,消除或缓解个别单位对本机构的业务绑架现象。”陈筱薇表示,目前对于社会性的司法鉴定机构和人员来说,整体管理体制的行政化色彩非常突出,行业自律作用非常微弱,司法会计鉴定行业也不例外。

  由于专业的障碍、利益的驱动和与社会各方面的关系等因素的影响,行政机关管理司法会计行业往往难以到位,这方面可以参照律师、注会行业管理的改革,逐步强化行业自律而弱化行政管理。

  陈筱薇告诉记者,应完善针对个案的风险内控制度,降低因司法会计鉴定人员个人的肆意妄为带来的风险。结合本地方的主要业务类型或者本单位、内部人员的特点合理规范具体的司法会计鉴定操作流程,强化业务过程中的审慎性和责任心,防止程序性风险。加强具体个案中参与的司法会计鉴定人员的随机组合,甚至形成竞争机制以相互监督制约,防止互相串通;最后在内部亦加强对违反规则的公开处罚,起到既惩又防的效果。“可以通过法律规定强行将司法会计鉴定业务比较多的经济实体的具体业务拆分给不同的多家机构共同承担,通过不同机构之间的制约降低风险。”陈筱薇建议。

  再其次就是司法会计鉴定对于之间的证据提供的合法性依赖程度非常高,是基于之前所有证据都是合法的这一逻辑假定而进行的,因为司法会计鉴定机构和人员通常是不收集证据的。陈筱薇表示,三大诉讼尤其是刑事诉讼中,强化诉讼证据收集的合法性是降低公检法机关的司法会计鉴定风险的重要保证。

  在诉讼中应极力防止刑讯逼供,避免用利诱、欺骗等手段获取证据并在审判中坚决排除非法证据采取等,能够切实有效地降低错案风险。

  最后,陈筱薇提醒当事人在诉讼中积极行使或履行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在涉讼并需要进行司法会计鉴定的情况下,当事人及相关人员需要充分行使知情权,过程参与权,对不法或不合理行为的异议权,对不科学不公正的鉴定结论的救济权等,不能因为权利没有行使而使自己蒙受冤屈;但对于自己应依法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也应当切实积极履行,积极运用各种途径收集和保存相关凭据以维护自身权益。

[责任编辑:姚宇]
上一篇文章:DNA亲子鉴定小知识
下一篇文章:证据科学界的一次国际学术盛会